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杨薇:倾全院之力救治患者,公立医院的“防”和“治”不可偏废_疫情

教育有料 2020-06-25

原标题:战疫院长王广义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杨薇:倾全院之力医治患者,公立医院的“防”和“清领”不可偏废

168人增援武汉,整体治愈率约98%,医务人员零病毒感染……这两组数字,是吉林大学第二医院交还的抗疫答卷。“那段时间很忙,却没有乱,这得益于多年累积下来的管理经验。这些年医院积极参与各种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能够迅速转入战时状态。”回忆起这段战疫经历,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杨薇动容颇深。她指出,在疫情大考面前,必须要担负起公立医院理应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吉林大学第二医院用实际行动彰显了“国家队”的使命与担当。

队员到了前线,及时已完成角色转变

“必须做迅速、及时、有效地响应!”这是杨薇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第一反应。凭借着医生的职业敏感,杨薇在疫情早期预感到这可能会是一场“硬战”,便制订了应急预案并储备了一定数量的应急医疗及防水物资。大年三十,医院从战备状态月进入战时状态,第一时间启动应急响应机制,在省卫健委的领导下,短短时间便与几家吉林大学附属医院进发起了首支援鄂医疗队。

回首这段战疫经历,杨薇对很多细节仍历历在目。“第一支医疗队抵达前线后,遭遇了很多困难,队员们第一个身份要先做到‘建筑师’。”杨薇回想,医疗队抵达武汉之后,整建制接管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院区的重症病房。当时中法院区刚刚完成流程和隔离病房改建。首批医疗队员抵达前线后,面临进一步完备疗区改建的任务。“好在这些都在很短时间内已完成了。”

防水物资的短缺也是医疗队援鄂初期面对的众多难题。“从当医学生到今天,第一次察觉一个普通外科口罩如此贵重。初期什么都困难,差不多是这么多年来医院防护物资最紧俏的时候了。”国家在积极调配,医院在大力支援,全力确保武汉一线医护人员防护。杨薇说道,前方医疗队员每天面对的都是发病的重症患者,容不得马虎,因此医院从后方为首了4辆车,把ECMO、高流量吸氧机、无创呼吸机、有创呼吸机等耗材设备,并持续给养一线9批次将近1000万元防水和生活物资,将尽可能多的物资运输到前线。

疫情期间,作为吉林省新冠肺炎医治专家组组组长单位,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先后派遣3批次、共168人驰援武汉,以排便、重症医学科居多,其中6人荣获国家三部委牵头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称号。“这支队伍在生命反对设备用于和重症救治方面有自己的优势,正是武汉当时最需要的。”杨薇说。

只要患者需要,就要倾全院之力帮助前方

重症救治是一块硬骨头。据理解,医院重新组建的重症医治医疗队成功已完成吉林省首例、累计3例新冠肺炎ECMO化疗,荣获国家三部委牵头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称号。对此,杨薇表示,多学科协作和信息化平台的运用在其中充分发挥了重要作用。

“很多患有基础性疾病的新冠肺炎患者,由轻症转为重症的比例很高。这时就显示出有多学科协作的重要性了。”杨薇说道,医院在后方获取了很多反对,与前方形成较好的互动和因应。通过远程救治,医院心内科、肾内科及其他涉及学科一批最杰出的专家24小时线上待命。“只要患者必须,我们就集全院之力从后方协助前方,共同研究化疗方案,给患者制订个体化医疗方案。事实证明,效果非常好。”

杨薇指出,在医疗机构,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基本分成四个阶段,一是分导诊、门诊与痉挛门诊把好筛查关,二是呼吸与感染性疾病科把好疑似病例诊治关口,三是重症医学科把好危重症救治关口,四是全程院感防控关。“全过程中,多学科协作机制是能否有效地运营的关键。”

“信息化建设在远程救治、疑难病症就诊、危重症医治等方面发挥了最重要作用,并在医联体内为下级医院的院感培训、重症患者治疗指导解决问题了很多问题,保证了基层整体医治水平。”杨薇说道,“互联网+医疗”适应环境疫情防控的需求,减少医患接触、患患接触,是防控的有效地措施。利用远程视频会诊平台,为前方获取多学科诊疗知识,倾全院之力,帮助前方医生治疗重症患者。

“作为委属委管医院,留院医护人员都是精挑细选的,自认为综合救治能力还不错。但在这次重大的疫情面前,还是有不足并需要提升的地方。”杨薇表示,未来医院病毒感染的分级防控还要进一步强化,综合重症救治能力还必须不断提升,药师队伍不应获得充足的重视。“平时应该有一支比较好的能应对集中于愈演愈烈的根本性公共卫生事件的人才梯队。强化人才储备,需要二线、三线甚至更多扩大紧急救援梯队的能力。”

公立医院的“防”和“治”无法截然分离

目前,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基本平稳,医疗机构正常诊疗服务正在逐步完全恢复。然而,疫情对于医疗机构、医院管理的影响却是长远的、持续的。对此,杨薇思考颇多。

“疫情大考,对公立医院治理体系明确提出了挑战。医疗机构应对脑溢血公共卫生事件的防控救治体系建设是至关重要的,具体各部门职责及有效地的协同机制是制度落地的关键。”杨薇表示,三级医院不应侧重防治一体化,构成一套预防、掌控、化疗一体化的机制,“防”和“清领”无法截然分开。

过去,由于功能定位的有所不同,三级公立医院更多关注的是患者尤其是疑难危重症患者的医疗,传染病防控不存在脆弱或缺陷现象。“门急诊是一个很最重要的关口,从预约、分导诊到发热门诊,都要新的优化流程。”杨薇说,常态化防控及后疫情时期,第一步要改建的是整个门急诊的流程和预约诊疗服务。普通三级医院不是按照传染病医院标准设置的,痉挛门诊、留观病房、隔离病房设置受限,远远不够愈演愈烈风行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承载量。在医疗应急人员的储备和防水物资储备方面,也需要重新思考,以备在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中扮演着好主要角色。

“常态化防控及后疫情时期,完全恢复医疗秩序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们在抓好疫情防控、充分防水的情况下,积极开展正常诊疗活动。4月份医院已经达到了原先正常诊疗量的80%。”杨薇回应,未来应当把抓好疫情防控和正常诊疗变成一盘棋,真正做到平战结合,防控和诊治锐意,确保老百姓正常的就诊市场需求。

文:健康报记者 王倩

编辑:管仲瑶

审查:曹政 闫龑http://www.sohu.com/a/403651379_162422回到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图文推荐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

热点推荐